緬北邊境陷入霜雪之災、戰亂、疫情重擊難民生活

緬北邊境陷入霜雪之災、戰亂、疫情重擊難民生活

當地現況令人憂慮。(圖/受訪者提供)

【記者韓蕓婧採訪報導】在亞洲內戰最嚴重的緬甸,2020年面臨新冠肺炎的衝擊及剛結束的緬甸選舉,更加劇了緬甸山區難民營的生活艱困,包括令人恐慌的戰亂、醫療欠缺、物資匱乏、氣候濕冷等。

在2012年,掌握政權的緬族及爭取自治權的少數民族開啟戰火,約有八大少數民族被迫逃離到緬甸邊境山上的23個難民營基地,過著「無身分」的日子。

近期更因選舉關係,中國、印度、緬甸邊防軍相比過去增加了兩倍,甚至已有兩個基地被佔領,導致難民的求生變得更加艱難。

魯瑪夫秘書長(左)與當地護理人員合照。

魯瑪夫秘書長(左)與當地護理人員合照。

出入限制提升 不得不撤退
八年來,經常連夜經過陡峭山路,再越過一條河,只為了把台灣物資送往緬甸難民營的WIRI少數民族差傳秘書長魯瑪夫,今年三月才從當地回到台灣。

他受訪時表示,在三月後疫情陸續爆發時,奪走了難民營近37人的性命,同時邊境政府也迅速提升出入檢查的限制,以致魯瑪夫不得不儘快從難民營撤退回台灣。

然而,魯瑪夫依然透過不同管道與當地同工保持聯繫,持續運送物資到難民營。本以為一些當地擁有「暫時身分證」的難民能前往城中購買物資,沒想到卻因緬甸選舉的緣故,軍方嚴控管制,就連採購的物資也遭扣押。

這些消息不禁讓遠在台灣的魯瑪夫,對當地老弱婦孺的生活起居深感擔憂。不僅如此,難民營學校唯一現代化的物件,像是電腦及印表機都全被軍方沒收了。所幸在十二月聖誕節後,當地孩子將放假至明年二月底才開課,以致他們能藉此時間想辦法和軍方協調或重新採購。

物資被扣押 臨時診所崩潰
最令他難過的是,在當地臨時診所擔任護理師的前線同工,有的因感染新冠肺炎而死亡;醫生也因工作過於疲累出現中風跡象,但仍然支撐病體持續服事病人。在種種困境中,連同工都面臨了生活及防疫物資都嚴重缺乏。

「同工是被派送到城市學習兩年急救後,再回到難民營服事,並不是專業醫療出身,而最鄰近難民營的醫院還要數百公里才抵達。當新冠病毒來襲時,臨時診所根本招架不住。」魯瑪夫如此說。
由於各國邊境都封鎖,許多當地消息不容易被知道。但魯瑪夫表示,由於難民營有近60%難民是非基督徒,當有人死於新冠肺炎時,身邊親人還是會以傳統方式,親人會陪在身邊直到死者下葬,這或許會讓病毒更容易傳播及感染。

看見需要 為緬北難民禱告
所以,目前WIRI少數民族差傳正在籌募五台二手四輪驅動車來執行救援工作,包括把醫療藥物、口罩防疫工具、生活物資等,盼能順利運送到基地,預計需要300萬元經費。

此外,同工也想盡辦法要為每個基地購置一個縫衣機,讓當地難民能製作重複性使用的布製口罩,「有的戴好過沒有。」魯瑪夫秘書長如此說。

今年疫情讓難民獲得物資變得更加艱難,早在之前魯瑪夫就在當地採用適合旱作的原生種作物,如小米紅藜無需用水就能耕作,讓居民還能依靠農作物為糧食生存下去。而且如果有麻雀來吃作物,難民偶爾可以捕到麻雀就有肉吃。

但服事同工在各個難民點穿梭奔走,教會同工也因災難四起而工作量居高不下,他們的生活需要請大家憐憫記念。還有醫療藥品物資的採購需求在這幾個月當中也暴增。傳道同工的生活開銷,以及整體難民的醫療藥品,也約需200萬元經費。

由於各國邊境封鎖,邊境的消息更不容易被人知道,以上需求都需要各界代禱,求主看顧飽受生活困境甚至被迫害的難民,也求主開啟我們的眼睛看見他人的需要,與受苦的人同哀哭。

文章來源:基督教論壇報 https://www.ct.org.tw/1374424#ixzz6gYlolo72

《請尊重版權與保護》「有著作權,侵害必究」本文版權所有,未經過本機構同意不得轉載與文章抄襲及剽竊行為,若有涉及相關著作權法律責任或侵害他人權利時,將追究法律責任。 © 2020 The Liberty Times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