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感恩加冕年歲

時間流淌,一年將盡,日曆紛紛撕下,以昨日覆蓋前一個昨日,疊整一落光陰。年尾之際,打開心靈的抽屜取出,安靜捧讀,沉甸卻也輕盈。逐一翻展,感覺時光從指尖滑過;人事物的刺痛或溫情已於當下鑄成,無從改變,今日觀看的角度卻已翻異,可另下一番註解─昨日被今日擄獲,事件被生命取代,情緒被感恩淹沒。

感恩,先感受神恩,方能感謝神恩。彷彿一場心靈質變科學實驗,要將頹喪的事物轉為讚美的頌詞,使鼓舞的事情斂為謙卑的俯首。2013年如跑馬燈在腦中旋轉,什麼時候我去了哪裡、做了什麼、發生了什麼事,當中有什麼值得體驗出神恩典的同在?

感恩如心靈質變實驗

首先想起的,是四月那一場急性災病。四月回台前夕,日久累積的壓力,因一條導火線引燃,導致情緒爆發,血液迅速流動,直衝腦門,體內如沸水翻攪,劇烈疼痛。沒多久,血流瞬間緩慢;像是雲霄飛車自高點落下的速度感,有種硬物抵住我的胸口,強逼著嘔出一座蠢蠢噴發的火山。

我曉得不能任由身體繼續惡化反應,否則十三年前顏面神經麻痺的後果將會重演。此時體內不知哪來的另一股力量,竟壓抑住了暴衝的嘔吐感。血流緩慢幾近靜止是另一個危機,彷彿風箏斷線,飄往無垠藍天般令人暈眩。我扶著床沿趴下,趕緊服藥後,並未立即好轉。漸漸覺得體內有如一個封閉電圈,血液帶電流經全身,滋、滋、滋…,在耳內鳴響,酸酸麻麻的。因坐著壓到胃部,恐又開始想吐,於是乾脆躺在地上。

躺下剎那,整個房間好像隨我崩解塌陷,墜入黑暗深淵。前幾分鐘還在盤算的種種,皆似落葉被狂風捲走,一點痕跡也不著。家人未見好轉,再遞給我一顆藥,我服了下去,盡量克制自己因電顫動的身體。只聽得模糊聲音:「要不要叫救護車?」我吃力地搖搖頭,這裡的醫療我不太放心。

壓力引致急性災病

漆黑中,內心不斷呼求神救我。神伸手拯救的速度遠遠快過我墜入危難的速度;忽然一道光亮撥開黑暗,並且托住我,嘎然止住下墜的情勢。接著見到平躺的自己,和一位穿白衣的人,光隨著他移動,他就是光。他蹲下按手於額,告訴我生命屬於他,當將一切交給他;他的話一出口,便感到強烈的光芒,使我難以抗拒,無法否認或拒絕他所說的話。

我流淚回答:「是的」。連身體都動彈不得,我還有什麼力氣去解開剛才所想的那堆如雜亂毛線的事物呢?隨後電流退去,血液似潮水慢慢漲起推湧。不久,就感到家人按著我的脈搏算心跳次數,準備過低時叫救護車,且越發清晰地聽到旁人的禱告,意識跟著恢復。

這是繼十三年前類似的急性症狀發作,導致我半邊顏面神經麻痺後,最接近死亡的一次經歷。十三年前的後遺症得醫治,是神的憐憫,這次更蒙神極大的恩典全身而退。神的恩典,不僅醫治救助,讓我更深地體驗「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」的重要,以及自己軟弱的本性。

若有任何擔子造成心裡莫大的負擔,無非出於自我。不過神寧願讓我暫時自己背負,直到明白能力有限、無法負荷時,方柔聲叮囑:「交託給我」。

身體的醫治與靈魂的拯救,神同等關愛,人在這兩件上亦皆可體驗神的主權。不過,身有盡時,靈魂的救贖則為進入永恆。靈命的成熟,繫諸對神話語的認識、經歷與順服。

神造就環境使我經歷,同時認知自身有限與神能無限,甘願捨棄己意志而順服;此時理智的知識化為生命的見識,學會將真理從高閣取下持做槳櫓,朝著穩定的目標划過浮動不安的人世瀚海。求神賜給我智慧的心遵行祂旨意,於知識與恩典上不斷長進;長進,也是一種恩典!

童年山林經驗轉為服事神

平日服事地點多在高山,氣候寒冷,這是我熟悉的環境。童年時,往往凌晨四點就被父親喚起工作,從砍柴煮飯到田間農事,無一不得勞動,直到七點快開課了,才一路奔跑下山去上課。嚴冬時令,總想在暖和的被窩多待一會,讓身體盡融於綿綿睡意中。

父親看不慣這種懶惰習性,因他從小亦是被嚴格訓練。父親知道叫不醒,為了省事,有時毫無防備地從我們頭上澆下一盆冷水。「啊…」一聲尖叫劃破萬物沈睡的冬宵,小孩們驀地從夢鄉驚醒,所有睡意立即凍結,而被褥濕了也睡不成,只得認份起床。

經常我們在深夜,背著砍好的柴或收成的作物去市集叫賣。那時還沒鞋穿呢,就算有,也是破爛不堪;腳踩在結著薄冰的粗地上行走,寒涼冷意真正是從腳底竄入,不停哆嗦。路程林間霧氣瀰漫,偶有蝙蝠突然展翼滑行,掠起細微陰風,四周不時響起不知名動物的尖聲或低咽。

當時心中尚盤繞著諸多流傳有關山林、諸靈與祖先互動的詭秘傳說,彷彿置身於恐怖故事裡;但我們從未因恐懼而逃避或落淚,只知這是持家的生計。

為溫暖禮物感謝神

有過這段童年經歷,所以我想去大山服事應不是太困難之事。誰知脫離這樣的生活一段時間,可說完全適應了都市環境,復以一旦服事必定奔波不停,身體開始發出警訊,每回返台第一件事就是看傷醫病。

以前健保卡一年中不見得用到,如今平均起來每兩、三個月就必使用,且一場病還得連續看好幾次。這讓以往身體強健的我深感詫異,憂心起來。

一整年,常常受到許多牧者、弟兄姊妹的鼓勵與關念,為我添加信心、除去沮喪。一位宣教前輩熱心為我添購禦寒衣物及一些保健食品。一雙長筒毛襪,握在手裡,柔軟密實,還沒穿上,已可想像在颳著冰雪寒風的高山上,我的雙腳穿著它不被冰冷穿透,依然保有領受這份恩典時,眾人所流露的溫暖情意。

「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,他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,又使我穩行在高處。」(哈巴谷書三章19節)耶和華隨時供給力量,透過一個人愛心的關懷,或直接從禱告中得力;總之,當將一切讚美獻給祂!溫暖的長襪,我記得也穿上;彼此的交通代禱,我記得也常緬憶;沐浴冬陽的欣喜舒暢,我記得也記錄,好在別離後數算神恩,於大山上某個淒冷的夜取之保暖。

2013年的感恩節,我拿著放大鏡檢視每一道心靈縫隙藏納的歡笑與苦痛、驚險與脫難,仔細地刮起僵固已久卻重要的情節,剔除不必要的念頭與感受,放在以感恩注滿的培養皿中,各種喧嘩逐漸靜寂,一頂冠冕自剔透的信心鏡頭下顯影,那以恩典織就鑲嵌的年歲冠冕。